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流氓师表
流氓师表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国产情侣AV偷拍视频 AV亚洲色天堂2017]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彭磊因为一次意外的艳遇被下放到了盘山乡中学,从此开始了他完美的人生新起点。

娇蛮的女老师,凶悍的小护士,可爱的小萝莉,大老板的千金小姐。美丽性感的少妇……彭磊一脸淫笑:“”美女嘛,多多益善,有杀错,没放过……遇那天下午,我鬼使神差地去了医院。是的,是鬼使神差。因为连我自已也不明白是为什么。本来就只是个小小的流感而已,就如同那些流行歌曲一样,一流就过,可谁知到了我身上就留下不走了,这一留就是十多天,并且陪着我一路从家里来到了学校。学校里虽然也有医务室,但这时侯离开学还有好几天,同事们大都还没来,我一时无聊,便鬼使神差地去了医院。

真不明白是为什么,今天看病的人特多,或许都和我一样闲着没事干,一点小病就跑到医院来晃悠。

我好不容易才拿到了挂号单,看看门诊室外排起的长队,背着手在大厅内闲逛着。

导医台前坐了一位年轻小护士,低了头在那看书。我走到了她的面前站住,她听到脚步声抬起了头。我不由得从心里叹了一声:哇,这小妞真不错。白白嫩嫩的,配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额前一排齐溜地刘海,给人一种很清纯的感觉,一看就是才从学校出来实习的。

”刘小芸“我特意低下头盯着她胸前的工作牌慢慢念道,顺便饱览一下山峰春色。

”你有什么事?“她警惕地瞪了我一眼,身子微微往后缩了缩,似乎想躲开我的目光。

这小妞绝对还是个处,因为我也是个处。我心中有些好笑,微笑着问:”请问卫生间在哪里?“”走廊的尽头往左拐就是了。“她说着又特意强调了一下,”记住,男的是在左边。“”谢谢你呀,刘小芸。“我抛给她一个自认为很潇洒很阳光的微笑。”你放心好了,我只会上错床,绝对不会上错卫生间。“小护士似乎很不领情,我走出去没几步,就听到她在后面轻声嘀咕着:”哼,臭流氓。“不是吧,我在美女的心目中就是这德行,好象我并没有调戏她吧。我转过身紧走两步回到她身边,凑在她耳边低声道:”刘小芸妹妹,我不是流氓,我是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啊。“她似乎没料到我杀了个回马枪,被我给吓了一跳,手中的书都落在了地上,引得周围的人都侧目向她望来。

”哈哈。“我轻笑着扬长而去。

想到她当时惊愕不已的表情,我便忍不住地想笑,一直到我进了卫生间,打开了一格卫生间的门板,然后我便再也笑不出来了,再然后我便听到了一声尖叫”啊……“这一声尖叫绝对要比刚才那个小护士的叫声要大上一百倍……在我面前半蹲着一个女人,好象还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一只手拼命地提着裤子,另一只手则用力地抓着小木门,一脸惊恐地望着我。

我当时就呆在那了,难道我上错卫生间了。我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溜,可是我的脚就如同生了根一样,钉在那没法动弹。我的眼光也是直直的盯着她的下面看,虽然她尽力遮挡着,可是仍然能看到一小截白晰的肤色,还有一条白色的小裤头,这使我的脑子里一片眩晕,竟然傻傻地呆在那,忘了赶紧溜走。

于是,我眼巴巴地看着她把裤子提了上去,再腾出一只手来赏了我一大耳刮子:”臭流氓,真不要脸。“”我……我什么也没看见。“我捂着脸傻兮兮地辨白。

”你……“她扬起右手又要往我脸上招呼,这一次我终于反应过来,一溜烟地冲出了卫生间。

我几乎是一路狂奔着冲出来的,完全顾不上那个刘小芸惊愕的目光,看看门诊室前有一排长椅,急忙跑过去坐在了一位老太太身后,拼命平息自已嗵嗵乱跳的小心肝。

”小伙子,你怎么了?“老太太紧盯着我的左脸看。

”没什么?“我急忙捂把脸捂住,心虚地往走廊尽头望去,啊,她出来了。我急忙缩了缩身子,尽量使自已完全地陷藏在老太太身后。

只听得脚步声‘嗒嗒’地越来越近,我的心也跟着一个劲地跳,我低了头紧盯着自已的脚尖看,心中默默地祈祷着:阿弥陀佛,上帝保佑,千万别……一双漂亮的女人的小脚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

”喂,“那个女孩子在叫我,声音轻柔动听,人一定也很好看,可惜刚才没有仔细看,光顾着看她下面去了。可我现在也不敢看,甚至连吭也不敢吭一声,我闭着眼睛斜靠在靠椅上,装睡。

”喂,还想再装睡是吗?“我的脚一阵疼痛。妈的,被她踢了一脚,现在想装睡也不行了。我缓缓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便是她的一双眼睛,紧紧地注视着我,我一阵心虚,急忙移开了目光:”你是谁呀,干嘛踢我呀?“她一脸的冷笑:”你还想装是不是?“我瞅瞅周围别人逼视过来的目光,低声道:”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放过我行不行?“”嘿,自已做的事情不敢承认,凭什么要我放过你?“杀人不过头点地,干嘛这样赶尽杀绝呢?我一时恼了,声音也大了起来:

”我都跟你说了对不起了,你干嘛还缠着我不放?“我身旁的老太太忍不住插话道:”小伙子,有你这样说话的吗?你是不是对人家姑娘做了什么坏事,又不肯负责任?“”大妈,你可别乱说话?“我跳了起来,”我连她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和她……“”那你们俩这又是怎么回事,你脸上的巴掌印又是咋来的?“没想到老太太也不依不饶起来。

”我……“我捂着脸说不出话来,这会又感觉到了脸上辣辣地疼。这时侯那个叫刘小芸的小护士跑了过来:”这里是医院,请大家保持安静。你们在这里吵些什么?“”你问他吧,自已造的孽还不肯承认。“老太太气呼呼地说着,把脸扭向了一边。

天哪,我造什么孽了?我刚要说话,小护士已认出了我:”是你!“她的目光在我脸上一扫而过,有些疑惑地停留在那女孩身上,象是突然醒悟过来了:”是不是你刚才在卫生间里对她耍流氓了?“此言一出,所有的目光都盯在了我的脸上,有好几个人都围了过来。

”没……我真的不是流氓……“我一下子慌了,这就是调戏小护士的下场。我可怜巴巴地望向了我面前的女孩子,现在就只有她能救我了,否则我的下场极可能是被保安打翻在地,然后再被扭送到派出所去的。

”他不是流氓,“我面前的女孩子终于说了一句公道话,我的心也终于放了下去。

可是我还没来得及庆幸,女孩子后面的一句话又差点把我吓晕过去。

她说:”他……是我男朋友。男友我什么时侯又成了他的男朋友?这突然飞来的艳遇,真的把我弄迷糊了,可惜我已经名花有主了,要不然能有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倒真的是……我正在浮想连翩,冷不丁又听她接着说道:”我们俩恋爱一年多了,我为他付出了我的一切。可是如今我怀上了他的孩子,他却要和我分手,就因为他又看上了另外一个比我更漂亮的女孩子。“天呀,这就是飞来的艳遇呀?我急得大叫了起来:”我不是她……“可是她根本不给我说下去的机会,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直接把我到了嘴边的话给都给打飞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继续说下去:”我没有别的祈求,我只希望他能来陪我把这个孩子打掉,毕竟这是我们俩的孩子。可是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连我这么小小的一个要求也不肯答应。唔唔……“女孩哭了,哭得那么逼真,那么伤心,一副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模样。她顶多只有十八岁,头发还是扎的马尾辨,清秀娇嫩的小脸上布满泪痕,任谁看了都会为之动容。如果故事中的那个负心汉不是我,我也会怜香惜玉,加入群众谴责的浪潮中来,一块用口水把那负心汉淹死。可是现在我已经说不出话来,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编出这么一个谎言来?我已经被她连打带吓的给弄懵了。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人们愤怒的目光象是要把我吞噬了一般。而那刘小芸的目光更似一把尖刀狠狠地插了过来:”我一看你就不是个好东西,没想到竟然是个不如的家伙。就你这样的人还自称是人民教师,真是不要脸。“”什么?这个人还是个老师?喂,你是哪个学校的老师,你叫什么名字?“人群中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人发话了,他的目光紧盯在我身上。

我慌了,这小妞干嘛揭人老底呀。打死我也不能承认:”刚才我乱说的,我哪有资格当老师呀。“”怎么现在不敢承认了,哼,敢做不敢当的家伙,凭你这种人也配当老师才怪了。“小护士还在骂着,她绝对是在借机报复。

我不敢再答话,我心虚地向那女孩看去,她依旧捂了脸在‘嘤嘤’地哭泣,可是我分明看到她的眼睛,正从手指缝中偷偷的向我望过来,带着一丝狡黠地笑。

完了,我已经完全落入了她的陷阱,我已经快要被人们的口水给淹死了,但我更害怕这件事会闹到学校去,那样我将会死得很难看。

被口水淹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后也没脸见人。所以我现在只有认栽的份了,她一定是想诈些钱吧,我给她就是了。

”说吧,你要多少钱才肯罢休?“我凑到女孩身边低声道。心想要是超过五百,那么我立马撒腿就跑。

”谁稀罕你的钱了。你……“女孩又哭了。妈的,她到底想干嘛?

刘小芸怒道:”有你这样说话的吗,你还有没有良心了?“”抽他丫的两耳刮子再说。“人群中有人瞎起哄,顿时引起了众人的共鸣:”对,抽他两耳光。“”对不起,我错了。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吧?“众怒难犯,我只得改变策略,盯着女孩的眼睛,深情款款地说。

女孩抹了抹眼泪,斩钉截铁地说:”不,你既然已不再爱我了,我也不会再勉强你,现在我只希望你陪我把这个孩子打掉就行了。“演得可真象。我咬着牙一脸的忏悔:”好,我这就陪你把咱-们-俩的孩子打掉,咱们重新开始好吗?“可是她竟然笑了,不过不是对我,而是对着刘小芸:”姐姐,麻烦你带我们去办一下手续好吗?“”好的。大家都散了吧!“刘小芸拍了拍手劝大家,众人看着闹剧结束了,也都跟着一哄而散。”妹妹,你跟我来。“刘小芸拉了女孩的手,狠瞪了我一眼,往前面走去,我只好灰溜溜地跟在后面。

刘小芸引了我们进入电梯,电梯门一合上,刘小芸就问:”妹妹,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韩雪。姐姐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刘小芸,你以后就叫我小芸姐就行了。韩雪妹妹,你今年多大了?“”我……“韩雪发现我也在看着她,迟疑了一会,”十七。“”什么?你才十七岁?“我和刘小芸都吃了一惊。

”我说那个……韩雪……“我正犹豫着要怎么说。

”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连这么小的女孩子都不放过,你还是人吗?“刘小芸一句话差点把我噎死。”雪儿妹妹,你记住了,以后千万不要再和那些猪狗不如的家伙来往知道了吗?“韩雪不敢看我,低着头道:”谢谢姐姐,这不怪他,要怪就怪我自已。“”你看你还替他说话,这种人值得吗?还有你——“她话锋一转,又把矛头指向了我。”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被你骗了也就算了,可你竟然还忍心抛弃她,你还是不是人了你?“我忽然记起了无数先辈男人总结的经验教训,那就是千万不要和失去了理智的女人争论。我谨记此训,顺着她的心意自我检讨:”我不是人,我猪狗不如行了吧?好姐姐,你嘴上留情,饶了我这一回行吧?“刘小芸给了我一个白眼:”呸,谁是你姐姐,满嘴的油嘴滑舌。我问你,你真的是不是老师?“”我……“所幸这时侯脚下一顿,电梯门忽地打开了。

刘小芸把我俩送到了六楼妇产科门前,这才离开,临走前还不忘挥着小拳头威胁我一番。真没看出来,看上去这么文静的姑娘,竟然也如此生猛,让我着实出了一身冷汗。

”你还不进去,在这磨蹭些什么?“没想到刘小芸一走,这小妞立马就变脸,板起小脸瞪着我,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哪还有刚才的楚楚可怜。

我才不会傻得去当冤大头呢,赖在门口就是不进去:”你到底想怎么样,不会想男人想疯了,真拿我当你男朋友吧?“”就凭你也配,不要脸的臭男人,大色狼。“她柳眉倒竖,怒道,”你陪我去办手续,完事你就可以走人了,否则我就去揭发你跑女卫生间偷看女人的丑事。“”真的?那钱呢,谁出?“色狼就色狼,反正她这样骂我也不会少一斤肉。但如果是要我陪上医药费,那就比割肉还疼了。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花一分钱的。“”那好,我就舍命陪君……女人一回。“我暂时放下心来,乖乖地跟在后面进了妇产科。

一位中年女医生拿着韩雪的化验单看了一下,抬起头盯着我问:”你是她的什么人?“我还没说话,韩雪就在一旁抢着说:”他是我男朋友。“我只得老实的点头应道:”嗯。“可是心中发狠,既然是男朋友嘛,可不能光背了男朋友的债务,该占的便宜一点也不能少。右手伸过去一把搂住她的腰,这小腰还真是纤细,软软的,不知道伸进去摸会是什么感觉?本来还想在她的小脸上亲上两口,可愣就是没敢。

韩雪小脸红朴朴地,使劲地想要挣脱我的狼爪,无奈被我抱得紧紧的,只得在我腰上狠狠地掐了一下,‘啊’我裂着嘴叫了起来,但是手上仍是不放松。

”干什么呢?你们俩个给我正经点,这是在医院,不是在家里,可以随便胡闹。“女医生显然有些生气了。”你的身份证呢?“我一时有些犹豫:”怎么还要身份证?“”当然了。你是她的亲属,一会你还要签字担保的,没有身份证怎么行。要是出事了,我们上哪找你去?“我吓了一跳:”我忘记带了。“”那就回去拿,没有证明,我们是不会做的,她还是个未成年人你知道吗?“韩雪在一旁插话道:”我男朋友他是这里的老师。“”真没想到呀,你还是个老师。教师证呢?“女医生一脸的嘲讽。

我狠狠地瞪了韩雪一眼,有些尴尬地掏出了钱包:”那还是用身份证吧。“”嘿。“韩雪直接回了我一个白眼,女医生填好表递到我面前:”签字吧!“我看着那张协议书,手一个劲地哆嗦,迟迟不敢下笔。

”阿磊,你就快签吧。“韩雪轻轻的推了我一下,深情款款地说。听得我浑身直颤,抖落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磊哥,你不会真的希望我有事吧?“她狠狠地瞪着我,嘴上却叫得越发的深情。轻轻地搂住我的腰,温柔地靠在我身上。左脚在桌下拼命地踢我,左手在腰上可劲的掐我,我架不住她的双重夹击,只得含泪签上了自已的大名。妈的,就好象是在签卖身契一样。

”怎么现在知道怕了,当初干嘛去了,光知道快活了是吧?白白的还是个老师呢!“女医生鄙夷地望着我。”下去一楼交钱去吧。“妈的,老师又怎么了?我委屈地刚想把身份证拿回来,却被韩雪一把就夺了去,揣进了裤包里:”我替你保管着,你先下去交钱吧。“这一招斧底抽薪好狠啊,一下子就断了我的念头。我走到了门口又停住,向她搓了搓手,含情脉脉地说:”钱呢?“”拿去,多的算你的跑腿费。就没见过你这样小气的男人。“她从挎包里掏出一叠钱来砸在我的手上。

我跑上跑下的好一阵忙碌,直到把她送进了手术室。临进手术室前,韩雪只对我说了一句话:”你最好老老实实地呆在外面祈求,我平安无事。否则……“一句话吓得我冷汗淋淋,这才感到腹部一阵阵的涨痛,刚才被吓跑的尿意又被吓回来了。

我特意下到一楼的卫生间去方便,虽然墙上区别男女卫生间的字和图案都已模糊不清,但是没错,我确实没有进错卫生间。我被这小妞彻底的耍了。

刘小芸盯贼似的看着我,好象是生怕我丢下女朋友私自跑了。我点了一枝烟,吐了她一脸的烟圈:”老盯着我干嘛,看上我了?“她皱着眉头怒道:”就你这种流氓给我提鞋都不配。滚开,别在这妨碍我工作。“”很好!我是流氓我怕谁。“我瞅瞅四周没人注意,飞快的在她脸上摸了一把,趁她还没反应之前,已经窜进了电梯。

我从六楼的走廊这头走到那头是三十七步,又从那头走到这头还是三十七步。

其中抽了半包烟,看了十次表。那位女医生曾经说过,这样的手术一般最多只要半个小时就行了。可是现在四十多分钟过去了,里面还是毫无动静。

想着韩雪对我说的那句话,我有些着慌起来,跑进妇产科里问一位女护士。

她看了我一眼说:”你是她男朋友?现在病人出了一点状况,手术时间要延长一些,不过不会有事的。“我看了一眼手术室紧闭的门,小心肝嘣嘣地乱跳。今年流年不利,大家都流行穿大红裤衩,我虽然没穿,总不至于这么倒霉到家吧?我抽出了一枝烟来,但是手一直哆嗦,点了好几次才把烟点燃。

整整一个小时,我从长椅上跳起来冲进了妇产科。里面没人,看来全都进了手术室,难道真的出事了?我冲着手术室大门叫道:”医生,医生。“没人答应我。我完全慌了,不管不顾地用力敲响手术室的门:”医生,我是她男朋友,到底出什么事了?“”小惠,你怎么让人跑进来了。“手术室里终于有人说话了。”喂,外面那位病人家属,你冷静一些,这里需要安静,请不要影响我们的工作。放心,你女朋友不会有事的。“”真的不会有事吗?“我的喉咙嘶哑,已然带着哭声。

”你先到外面耐心等一会,马上就好了。“我在手术室外徘徊,不断地祈求着,如来佛祖,上帝,真主,全都被我求了个遍。

或许是我的诚意感动了不知哪一位大神。在我祈祷到一百遍时,手术室的大门终于打开了。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05-23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