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家庭乱伦  »  [榆树湾的故事](01-14)作者:不详
[榆树湾的故事](01-14)作者:不详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榆树湾的故事(01-13)
 

 字数:26361字
下载次数: 993



 

                (一)
 
  榆树湾没有榆树,一棵也没有!
 
  这是个小村子,村子外面有一条河,河不大,但也不小,有二十多米宽,村 里人把它称着「江」,本来河边曾经有过一排排的榆树,但在大跃进的时候全部 砍来炼钢铁了,现在还留下几个树桩立在河滩里。
 
  河水挺深,悠长连绵,村子上游几里的地方才有一座桥,因为是邻村自己集 资修建的,所以村里人有骨气,都不去走那个桥,都愿意每次掏个几角钱坐老杜 的渡船过河。
 
  渡口就在村子外不远的地方,有一棵刚长大的榆树,这是榆树湾最后的一棵 榆树了,老杜的船就系在树上,没事的时候,老杜喜欢坐在树下拉拉胡琴,琴声 不能引来村里人,但是常常引来几只狗趴在地上听。
 
  老杜今年五十岁,年青时也是个风流人物,走东窜西,见了不少市面,在村 民威望颇高,只可惜怀才不遇,到头来落了个清静,天天在这渡船上悠闲自得, 无人过渡时这船便成了渔船,都市人来了,便见老杜头戴斗笠,独钓船头,无比 安详,往往疑为隐叟,称其高人。
 
  老杜有家,但他一般不爱回去,睡也睡在船上。晚上的时候,他喜欢坐在船 头,对着静静的河水拉他的胡琴,或者点着油灯看一本唐诗宋词,颇有些古意。 
  看一回书后,老杜会出一会神,抽一袋烟,看着不远处那寂静漆黑的村庄, 若有所思,村子里偶尔传来几声狗叫,散于荒野之中。然后,老杜会倒头大睡, 直到天亮。
 
  天还没有亮,渡口已经有人在叫老杜的名字了,老杜起来一看,李新民和他 儿子李小柱站在渡口,手里提着一大包东西,老杜就问:「是新民呀,这么早要 上哪儿去?」
 
  「回学校去呢,今天开学,就走早一点,没吵着你睡觉吧!」李新民边说边 就上了船。
 
  李小柱帮他把东西全扛上船,又跳下船来说:「爹,我先回去了!你路上小 心点!」
 
  李新民点点头,说:「我不在家里的时候,多帮你娘做点活,不要偷懒。」 
  李小柱点点,朝村子里走去。
 
  李新民是镇上中学的老师,也是榆树湾里唯一的一个吃公家饭的人,今年四 十五六,前不久才提了副校长,很是春风得意。李小柱是他儿子,今年刚高中毕 业,成绩太差,没考上大学,也就没心念书了,呆在家里干活。
 
  老杜就撑起船向对面划去,边和李新民说话,盛夏的清晨有些清冷,原野里 弥漫着雾气,看着李新民的身影消失在雾气里,老杜撑着船回去,天还没有亮, 村子里传来鸡叫声,老杜打了个哈欠,又想睡觉了。
 
  李小柱在黑暗中摸索着回到村子里,两只狗尽职的叫了起来,他骂了一声, 向家走去,院子里有一棵枣树,风吹树叶沙沙作响,李小柱看见自己屋里的灯还 亮着,想起刚才出门时忘了关了,就过去把灯拉熄,然后向东厢房走去,路过妹 妹小红的房前才想起妹妹这几天到二姨家去了,很高兴,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东厢房是李新民夫妻俩睡觉的地方,李新民刚走,里面静悄悄的,李小柱推 了推门,轻轻地叫了一声:「娘,我回来了。」
 
  然后回头看了一下周围,天边有些发白,村子里很安静。这时里面灯亮了, 脚步声响起,然后门轻轻地打开了。
 
  李小柱钻进屋去,转身关上门,刘玉梅看了儿子一眼,又走到床前,躺了下 来,问:「你爹走了?」
 
  李小柱点了点头,说:「走了,过河了。」
 
  刘玉梅白了他一眼,说:「你胆子越来越大了,你爹刚走,你就不怕他又回 来?」
 
  「不怕,他要赶车呢!」李小柱说着,也到床上躺着,说,「爹带的东西真 多,把我的肩都扛疼了。」
 
  刘玉梅咯咯地笑了,说:「这都是报应,活该,你就盼着你爹早点走吧?小 子,又痒了?」
 
  李小柱点点头,说:「早就痒了,爹回家这两个月都没什么机会,可憋死我 了。」
 
  「死相,才这点时间你就忍不住了?那你去把灯关上,我还要睡觉呢,你自 己弄,可别吵着我了。」刘玉梅忍不住戮了儿子一下,笑着说,「你们俩父子都 是牛,几天不喂就受不了,去吧,关灯。」
 
  李小柱并不去关灯,说:「怕啥呢?小妹又不在家,家里没人了,怕个啥呢?」 
  刘玉梅不讲话了,转过身子闭上眼睛,说:「你可轻点,我还要睡觉呢,你 爹也弄了半夜,刚擦干净身子你又来了。」
 
  刘玉梅虽说已四十出头了,可常年劳作,身体保持得不错,健康饱满,像个 熟透了的桃子,穿着短褂短裤躺在床上,散发出一股诱人的气息。
 
  李小柱就来劲了,伸手就在她的大腿上摸,摸得刘玉梅发痒,闭着眼睛咯咯 地笑,然后伸手在儿子屁股上捏了一把,说:「你不快一点,天可要亮了!」 
  李小柱就加快了动作,掀起母亲的短褂,露出雪白的上身,那对奶子倒还饱 满,像两只大馒头一样,李小柱兴奋地又摸又揉,很快,那两个紫红的乳头就立 了起来,刘玉梅也轻轻地哼了哼,显得很满意。
 
  好容易玩完了母亲的乳房,李小柱又把手伸到她那对肥大雪白的屁股上,常 年的劳作使得刘玉梅的臀部显得浑圆紧绷,结实得像个小姑娘的屁股,摸上去很 光滑,李小柱搞得爱不释手,伸手要脱内裤,没有脱得下来,哼了一声,说: 「娘,怎么不让脱呀?」
 
  刘玉梅忍住笑,抬了抬屁股,让儿子把短裤脱下来,说:「有什么好摸的, 你以为那是脸蛋呀?」
 
  李小柱笑笑,说:「娘的屁股比别的女人的脸蛋还要漂亮呢!」
 
  刘玉梅咯咯笑得喘不过气来,说:「那你就把它当成脸蛋吧,那你还不亲这 个脸蛋几口?」
 
  李小柱就低下头去亲,刘玉梅忙翘起屁股让儿子亲。
 
  天已经蒙蒙亮了,村里面已经有人起床挑水的声音,几只猪在叫,李小柱亲 得刘玉梅的屁股直发亮,到处都是口水,看上去油光水滑的,刘玉梅笑得伸不开 腿,中间那杂草从生的地方也被儿子的手指抠得流了水,这妇人性欲旺,那地方 长满了黑毛,显得很神秘,中间的肉缝里已经充满了水,看上去油光水滑的。 
                (二)
 
  刘玉梅被儿子抠得咯咯直笑,一伸手,握住儿子那根又粗又长的大肉棒,笑 道:「你要把娘抠死呀,还不快点进来!」
 
  李小柱也早就按耐不住了,忙骑到刘玉梅身上,那根大肉棒像杆杀气腾腾的 枪一般准备入城冲杀了。刘玉梅忙张开双腿,抬高屁股,就等那东西顶进来。李 小柱用大龟头在她那湿湿的阴蒂上磨了磨,磨得她都快要叫天了这才插了进去, 刘玉梅长呼了一口气,忙抱住儿子,咯咯笑道:「进来了…就别想出去了……」 
  李小柱一边开始抽送,一边把玩着她那对雪白硕大的乳房,笑道:「要我在 里面呆一辈子吗?等会我还要去挑水呢。」
 
  刘玉梅喘着粗气,道:「挑你娘X的水……今天你的任务就是……把娘弄舒 服了……等会娘给你做好吃的呢……快点……使劲……」
 
  李小柱就不再言语了,加快了动作,象钻井一样地工作,无比认真,直钻得 刘玉梅闭上眼睛幸福地喘息。
 
  此时天已大亮,村子里鸡飞狗跳,变得很热闹,勤劳的妇女已经开始烧火做 早饭了,小村笼罩在一片炊烟之中,远处的树林里牧童牵着牛慢慢行走,几只乌 鸦被牛叫声惊醒,飞出树林,投入天空。
 
  李小柱还在抱着刘玉梅那对大屁股使劲工作,那种润滑、温柔的感觉让他觉 得无比美妙。刘玉梅则用腿勾住儿子的屁股,怕他中途撤军。
 
  院子里响起了脚步声,母子俩一惊,同时停止了动作,李小柱刚拨出肉棒, 还没来得及跳下床去,有人敲门了。
 
  「小柱他妈,起来了吗?」好像是隔壁的金凤婶。
 
  刘玉梅先放下心来,换了一口气,道:「还没呢,是他金凤婶吧?这么早就 起来了?」
 
  「是呀,今天赶集呀,昨在不是说好了一起去吗?咋还睡呢?」金凤婶在外 面讲,「等会就晚了,太阳一出来就毒了。」
 
  刘玉梅看了眼儿子,见他那紧张的样子可笑,偷偷笑了笑,伸手捏住他那湿 淋淋的大肉棒揉着,一边提高嗓子对金凤婶道:「他婶,今天我头痛呢!怕是不 去了,你自己去吧,我刚吃了药要捂会汗呢!」
 
  「病了?厉害不?要不要上卫生院去?」金凤在外面显得很关心。
 
  李小柱见娘一点也不害怕,自己也放下心来,低头去舔她的乳头,脸上一脸 坏笑,刘玉梅握着儿子的大肉棒,分开两腿,示意他轻轻地再插进去,然后轻轻 地抽送。
 
  刘玉梅忍住笑说:「不厉害,他婶,我捂会汗就好了,你还不快去做饭吃, 等会太阳就出来了。」
 
  「那好,那你睡吧,可别搞严重了,你们家新民去学校了,你自己当心一点 儿。」金凤婶在外面说着,脚步渐远。
 
  李小柱长出了一口气,头伸到窗子边,揭开帘子一角向外看了看,太阳已经 出来了,金灿灿地照着院子里那棵枣树,几只鸡在下面觅食,一切都很安静,一 如往常。
 
  「走了?」刘玉梅问儿子。
 
  「走了,」李小柱笑了笑,「可吓着我了。」
 
  「瞧你那点胆!」刘玉梅咯咯笑道:「那玩意都快吓缩回去了。」
 
  说着拍了拍了儿子的屁股:「抓紧时间,再做一会儿,娘还要做饭去。」 
  「你还说我呢?刚才你还不是被吓到了!」李小柱笑道,看了看刘玉梅那对 雪白溜圆的大屁股,突然说,「咱们换个样子做吧?」
 
  刘玉梅也来了性趣:「换啥样子呢?」
 
  李小柱一脸坏笑,说:「你见过狗做这事没有?咱们家小花和二魁家的狗那 次在院子里……」
 
  刘玉梅脸有些红了,倒有些少女的娇羞,显得很好看,瞪了儿子一眼,然后 笑着说:「就你花样多,一点都不像你爹,敢把你娘当成小花呢?看我不打你屁 股!」
 
  说着,假意在儿子屁股上拍了两巴掌,然后笑嘻嘻地趴在床上,把个雪一样 白的大屁股对着儿子高高翘起,问道:「是这样吗?能弄进去吗?还要不要再高 一点?」
 
  「差不多了,够了。」李小柱说着,把手放在她屁股上,分开那两片湿润的 阴唇,比划了一下,觉得高矮差不多,就从后面插了进去。
 
  刘玉梅使劲地翘起屁股,轻轻摇晃着腰肢,迎和着儿子的每次冲撞,巨大的 快感很快又一次笼罩了她。
 
                (三)
 
  夕阳时分,河边一片寂静。
 
  老杜把船系在树上,坐在树下拉着胡琴,风吹树叶沙沙作响,琴声依然哑哑, 天空中几只飞鸟掠过,远处的田野里弥漫着一层薄雾,几个孩子赶着牛回家经过 河边,老杜同他们开着玩笑,脸上满是快乐。
 
  少年李小柱也是在这样一个夕阳时分回到小村里的。那天,李小柱背着一大 包行李在对岸叫渡,老杜用船渡他过河,站在船头的少年迎着夕阳,目光苍茫, 老杜就问他:「考试成绩出来了?考上了没?」
 
  少年没有说话,目光依就苍茫,老杜叹了口气,就不言语了,专心致致的划 船。
 
  两天后全村的人都知道了,村里这个最英俊的少年没有考上学校,结束了自 己的学生生活回家务农了。
 
  这就是命!咱们村里的人就没有这样的命!村里人都这么说。
 
  刚回村的李小柱整天沉默,除了帮娘做点农活,村里人很少看到他,每个夕 阳时分,李小柱就来到渡口边,听老杜拉琴,这些天来,李小柱成了老杜的忠实 听众,也是唯一的一个。拿他老婆金凤婶的话说——你拉的琴只有小柱这种怪人 才会听!
 
  每次听完老杜拉琴,天都黑了,黑夜里的渡口死一般寂静,李小柱和老杜说 会话,直到金凤婶来给老杜送饭,李小柱才离开,慢慢地回家村里,饭一般都已 经做好了摆在桌子上,刘玉梅守在旁边等儿子吃完饭,才会去隔壁的金凤婶家看 电视,村里有电视的人家依旧不多,李小柱讨厌电视,上面那些光怪陆离的大都 市和多姿多彩的现代生活让他觉得无比痛苦。
 
  小村的夏天是寂静的,也是炎热的,李小柱无法忍受这种寂静的炎热,他想 整天不出门,可是又不能不出门,父亲常年住在学校里,家里的农活他要完全承 担下来了,否则,村里人的口水会把他淹死。
 
  吃过午饭,太阳如火,刘玉梅带着儿子上坡了。看着白白净净的儿子被烈日 暴晒,刘玉梅心里难过万分,可是地里的玉米熟了,总不能让它烂在坡上吧。 
  坡上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玉米,在阳光下显得金光灿灿,李小柱喜欢这些果实, 收获的喜悦让他忘记了烈日,他干得挺开心,玉米叶在他的手臂上划出了一道道 血痕,这才使他觉得了痛,钻心的痛!他想喝水,这才发现,一直在旁边的刘玉 梅不见了。
 
  李小柱记得水壶是娘提来的,不知道她放哪儿了,于是在玉米林中寻找,比 人还高的玉米罩住了一切,让他觉得压抑,有些透不过气来,他想大叫,想呐喊, 他觉得自己已经沉默很多年了。
 
  他觉得自己可能会晕倒!他想,可能这是中署了!他必须要喝水,于是他穿 过一片一片的玉米林,寻找着。他来到一片玉米林的边缘,透过几棵玉米他看见 坎下的玉米地中,一个妇女麻利地解开裤带,脱下裤子,蹲在地上解手,雪白丰 满的臀部正对着他,他的脑子轰地一下,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在燃烧了!
 
  那个妇女是他的母亲!
 
  那时的李小柱是空白的,他完全呆了!他的眼睛里满是那雪白丰满的成熟妇 女的臀部!脑海里也是!
 
  刘玉梅快速地解完手,然后提起裤子。当她抬起屁股,李小柱清楚地看见了 那里的一片黑色丛林!他想要跑,但脚已经迈不动了!那一霎间的他好像被雷击 中了一样!完全失去了控制!
 
  刘玉梅很奇怪,那个下午,儿子像梦游一样地在玉米地里游荡,目光呆滞, 这让她很担心。
 
  风吹玉米林,群山寂静无声,一如平常,可是又有谁知道少年那颗动荡不安 的心?
 
                (四)
 
  整个夏天,李小柱都是在躁热中渡过的。
 
  夏天是个欲望勃发的季节,李小柱白天沉默寡言,晚上则躁动不安,他甚至 听到了欲望在自己体内急剧澎胀的声响,如此清晰,不可抑制。
 
  现在的李小柱已经完全接过母亲手里的农活,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慢慢 地,他变得强壮黢黑。繁重的劳动让他苦不堪言,村里人都开始表扬他,「这娃 成熟了呢!是个汉子了!」
 
  夜晚来临的时候,李小柱吃过饭就会在村外的小路上徘徊,看着夕阳一点点 沉下去,夜色把小村笼罩,树林里的人家亮了昏黄的灯光,一如荧火虫,水田里 的蛙声也在这时候响起,显得无比安静。山野的晚风凉爽,却怎么也吹不冷少年 那一颗躁动的心。
 
  远处的渡口,老杜又开始拉琴,琴声悠悠,如哭如泣。
 
  通常,小柱要在村子外的小山坡上坐很久,他学会了抽烟,很便宜的那种, 像村里大多数男人一样。
 
  想想过去在城里读高中时的生活,就会忍不住心里发酸,有时,他会无声地 哭一会,然后听着坡下村庄里传来的狗叫声出神。直到夜深了,才会走回村去。 
  天越来越热,李小柱发现了一个不好的问题。每次一看到母亲,脑海里就马 上浮现出那两片又圆又白的臀部来,这让他觉得自己很无耻,不敢再看母亲,可 这种想法是不可抑止的,而刘玉梅为了关心儿子,就老是在儿子面前晃动,这让 李小柱很难受。
 
  渐渐地他也就习惯了,觉得这很正常,他开始手淫,一个人坐在山坡上的时 候,他就会这样做,眼前浮动着那两片又白又圆的臀部,这会让他觉得很舒服。 
  李小柱喜欢看书,家里有两本从城里带回来的《废都》和《白鹿原》,书里 涉及性爱描写的地方让他翻得很破烂。
 
  学校不忙的时候,李新民偶尔会回来一下,住上两天就走,见到儿子现在有 样子,他很担心,一次和老婆商量着要给儿子寻门亲事,李小柱在门外听见了, 走进去说了一句话:「我才十八岁!」
 
  转身就出了屋。
 
  「十八岁咋的了?你二叔家的大哥还不到二十就快当爹了呢!你当初要是考 上大学,老子也不逼你了!」李新民对于儿子的反抗很是烦火。
 
  李小柱一下也火了,转身狠狠地盯了李新民一眼,「考不上大学又咋的了? 
  老子就不要媳妇!你也还算是教师呢!「
 
  李新民就不在说话了,抱着头蹲在地上,叹了口气。
 
  李小柱跑出村子,天已经微微有些黑了,他一口气爬到半坡,才坐了下来, 喘着气,李新民的这几句话伤了他的心,他有点想哭,可又哭不出来,顺手抓起 块石头,扔了很远!
 
  天已以黑了,村子口有个妇人在大声叫着孩子回家,显得很焦急。李小柱这 才想起自己还没吃饭,不觉有些饿了,看着村子里自家房子里透出的灯光,又没 了吃饭的欲望。
 
  这时,他看到一个人影摸着黑向坡上爬来,谁在这个时候还上坡来?看模样 还是个妇人,李小柱心生疑问,忙躲到坡坎下,等人走近,才模模糊糊看清是村 里的民办教师罗二婶,这妇人倒是有能耐,她汉子在广东打工,自己又在村办小 学里教书,家里的日子在村里也算是红火的。
 
  李小柱疑心她现在到坡上来干什么,可想开口打个招呼,就看到这妇人四下 望了望,然后就砖进了半坡上那个破窑洞里。
 
  小柱好奇心大起,就慢慢地溜了过去,想看个究竟,却看到坡上又急冲冲地 上来了个人,小柱心时晃然明白了什么,却又说不清楚,见那人上来了,忙爬在 草丛里,等人走近,却是村长。
 
  只见村长急冲冲地也跑进了破窑洞,李小柱忙爬近一点向里看。
 
  罗二婶正在骂村长:「你个狗日的,咋来这么迟,还让老娘等你了!」 
  「不是的,你别生气,刚出村口就碰到老刘家二小子来告状,说是他婆娘打 他。浪费老子的好时间!」村长忙着解释,边伸手就去摸罗二婶。
 
  这妇人也不是吃素的,那里肯听,身子一扭,骂:「妈个X,少骗老娘!老 娘还是第一次等男人!」
 
  「下子我等你,好不?今天真是有事。」村长急急地,抱住了罗二婶,手在 按在她胀鼓鼓的胸脯上乱摸,说,「好久没日你了,痒死老子了!」
 
  罗二婶咯咯一笑,一把就捏住村长那裤裆:「急什么?鸡巴又痒了?想日X 不?」
 
  「当然想了!想得都流油了。来,让哥摸摸看,X里流水了吗?」村长嘿嘿 笑着,在罗二婶裤子里摸了一把。
 
  「今天要罚你才行!」罗二婶笑着,弯腰脱下了裤子,指着下面毛葺葺的地 方,浪声道,「想日X可以,你先得把老娘下面舔干净了才行,不然别想进去一 个指头!」
 
  村长也不多话,抱着她就舔了起来。
 
  李小柱在外面跟本就看不清窑洞里的情景,只是隐约看到村长蹲在地上抱着 罗二婶的屁股,不过,两人的对话倒是听得很清楚,李小柱明白村长在干什么, 心里就一阵火热,气也不敢大出,连吞了好几口口水。
 
  山坡顶上的树林里几只夜鸟在叫,声音凄苦。窑洞里的罗二婶在微微呻吟, 听得不太清楚。远处坡下的村庄里谁家在看《雪山飞狐》,声音开得很大,在夜 晚里传得老远。
 
  李小柱的心里一动,又想起了母亲在庄稼地里解手时的样子来,手就有些发 抖。
 
  窑洞里,村长吃个有滋有味,半响说了句话:「他妈的,咋把毛也吃进嘴里 了,呸!呸!」
 
  罗二婶忍住笑,说:「两天没洗那里了,当然有毛粘在里面呀!让你吃是你 的福气呢,别人想吃还吃不到呢!」
 
  然后喘着粗气:「好了,别舔了!快点进来吧,娃儿还在家里等老娘呢!」 
  说着,村长就站起身子,罗二婶忙往地上躺,叉着两腿,不停地催促,村长 笑道:「骚婆娘,这下不在为难老子了吧!」
 
  李小柱就在黑暗中,看到村长骑到了罗二婶身上,两个影子在奋力搏斗。小 柱睁大了眼睛,想要看得清楚一点,无济于事,只是看到两具白乎乎的身体在运 动,这一切都已经让他向烧开了的水一样沸滕。
 
  过了许久,村长从罗二婶的身上爬了起来,开始穿裤子,李小柱意识到完事 了,忙倒退着向后面趴到一个土坎下,气也不敢出,腿有些发软,像刚在学校里 跑了个一千米。
 
  两人穿上衣服,又摸摸索索地开着玩笑,罗二婶咯咯笑道:「狗日的,你今 天不错,差点把老娘顶破了!」
 
  村长嘿嘿笑道:「他二婶,现在舒服了吧!」
 
  说着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他妈的,你一摇屁股,老子就受不了!」 
  罗二婶也在他裤裆里捏了一把,笑着骂:「这家伙象个马鸡巴,插进去能舒 服死人了!」
 
  亲热完了,村长先探出头来四下看看,坡上很静,林子里的鸟在叫,说: 「你先下去,我等会,别让人看见了!」
 
  罗二婶就先出来,慢慢向坡下走去,等看不到这妇人的影子了,村长也才高 兴地哼着歌,悠悠地下了坡去。
 
  村子里的《雪山飞狐》刚好完了一节,正在唱歌,声音比刚才小了许多,有 些闷热,天上星星也没有,好像要下雨,李小柱长出了几口气,兴奋地掏出烟来 点上,狠命吸了几口。
 
  开始打雷了,看来这又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李小柱向坡下的小村跑去,大 雨来临的时候,他已经进了家门,一进门,就看到桌上摆着留给自己的饭菜。昏 黄的灯光下,李小柱就觉得鼻子发酸。
 
  雨夜的山村,无比寂廖,风大雨狂,小村在风雨中静默,旁边牛圈里,牛铃 叮叮,响了半夜,少年李小柱躺在床上,一声叹息。
 
                (五)
 
  落了秋雨,一连几天,有了凉意。
 
  李小柱换上了长袖的衬衣,很奇怪这秋天说来就来,随着秋雨的来临,小村 一下变得安静了许多,很少有人在路上走,只有几只母鸡在细雨觅食,远处人家 开门的「咯吱」声也传得很远。
 
  地里的庄稼也收了,这一段时间是难得的轻松,李小柱突然想看书了,屋里 的光线太暗,他拿起那本《白鹿原》来到屋外,风吹细雨打在脸上颇有些凉意, 刘玉梅在里屋说:「下雨了,牛就不用放到坡上去了,你扔两捆谷草给它吧。」 
  李小柱就爬上了旁边的牛圈,这一带的牛圈都修在房子旁边,外面是牛,里 面是猪,猪圈也是村里人的厕所,上面用瓦盖着,中间横着几根木头,垛满了刚 收回来的稻草,村里人可以用这个喂牛烧火。
 
  李小柱扔了两捆稻草进牛圈里,就躺在稻草堆里,新打的稻草有种清香的味 道,李小柱就开始躺在里面看书,觉得挺温暖,牛儿在身下悠闲地啃着稻草,一 切都是那么地美好。
 
  一只母鸡飞上了牛圈,咯咯叫着,在草堆边上找了个地方窝了下来,小柱知 道它在下蛋,也不吵它,一动不动地看书。
 
  院子里飘散着一股清香,李小柱知道母亲在给猪煮猪食,隔局壁的金凤婶过 来借东西,和刘玉梅在里屋说着话,然后,李小柱就看到金凤婶手里拿着东西扭 着那两片肥大的屁股走出院去。
 
  刘玉梅把煮好的猪食倒进桶里,提着就向牛圈走来,打开里面的圈门走了进 去,几头小猪早闻到了食物的香味,叫个不停,见圈门打开,叫得更厉害了。 
  「叫个屁,饿死鬼投胎呀!」刘玉梅笑着骂道,转身关上圈门,把猪食倒在 猪槽里,猪们一轰而上抢了起来。
 
  看见娘提着猪食过来,李小柱心里一动,放下书,也不吭声,翻身趴在稻草 堆里,轻轻在稻草堆里掏了一条缝,这样就能看见下面的猪圈,他看见娘弯腰把 猪食倒进猪槽,那两片肥臀被裤子绷得很紧,看上去就象一轮圆月。
 
  刘玉梅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头顶的稻草堆里会躺着一个人,她一如平常地 看着猪吃饭,心里很满意,还用脚踢了一下:「抢什么,抢什么,有的是,吃死 你们!」
 
  然后走到一个干净一点儿的角落里,解开裤带,飞快地脱下裤子蹲了下去。 
  李小柱的脑袋里「轰」地一直,他知道,自己盼望的事又发生了,他目不转 睛地透地那条缝盯着下面。
 
  虽然,猪圈里的光线并不算亮,可他还是清楚地看见了娘那两腿间那片黑漆 漆的肥沃之地,毛很多,很肥满,胀鼓鼓的,中间开裂着,接着一股雄壮的水就 喷了出来,射到圈里的木板上,流了下去。
 
  有一头抢不到食的小猪马上就跑了过来舔食流在木板上的尿液,舔得有滋有 味,刘玉梅就笑了,伸手使劲打了猪一下,骂:「挨刀的,连女人的尿都来舔着 吃!你前世不知是什么变的。」
 
  骂完了就嘻嘻地笑,然后,从口袋里掏出纸来,把手指伸了下去,轻轻地分 开那紧闭着的「小门」,仔细地把下身擦干净,再把纸团放在鼻子前闻了一下, 没什么异味,这才放心,扔了纸团,仍就蹲着,手仍就放在阴户上轻轻地揉着, 揉了一会儿就分开那扇柔软的阴唇,把手指伸了进去,轻轻地抠着。
 
  藏在上面的李小柱就呆了,基本上是一片空白,他看见娘的那两片阴唇泛着 灰褐色,但是里面的肉却无比鲜红,娘的手指在那里进出着,他明白这是在干什 么,内心的惊讶无异于那次在坡上看到的情景。
 
  很快,刘玉梅的阴道里就积满了淫水,亮晶晶地流了出来,手指已经无比润 滑,她却没有停下来,反而抠得更厉害,更急促,脸上也像是弊了一口气,胀得 通红,一只手隔着衣服揉了揉乳房,恨不得把手指都塞进洞去。
 
  外面的雨下得有些大了,屋檐下一只破脚盆接着流水,「嘀答」有声。有个 村里人戴着斗笠挑着东西从院子前走过,很急促。
 
  终于结束了,刘玉梅捂住下身,出了会神,嘴里喘着粗气,才又掏出一团纸 来,擦干净下身,一抬屁股,提上裤子,拍了拍身上,这才提着桶开门出来。 
  看到娘的身影转过房子,李小柱才出了一口气,全身瘫软在草堆里,什么也 没有想,只是下身那根东西早已竖了起来,胀得难受。
 
  呆了很久,猛然想起什么,忙从上面趴了下来,打开圈门钻了进去,捡起刘 玉梅刚才扔在木板上的那团纸,跑回自己的房里。
 
  《白鹿原》静静地躺在牛圈上的草堆里。
 
  那团纸上面还是湿的。
 
  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接下来的日子里,那团普通的纸成了少年压在枕头下的一个秘密,尽管它已 经干了痕迹,也早失去了那种诱人的味道,但小柱还是要在睡觉前把玩它一阵, 直到有一天,刘玉梅在替儿子洗衣服的时候发现了这团纸,看了看,然后随手就 扔了,不过,很快李小柱就获得了另外一团纸,这次他把它藏得更紧了。 
  这团纸是这样得到的,同样是一个下午,不同的是,这个下午,阳光明媚, 村里人大多上坡劳动去了,李小柱照例又趴到牛圈的稻草堆里,等待着,这里已 经成了少年每天的必来之地,每次他都会一声不吭地躺上很久,不过运气好的时 候不多。
 
  这次他在上面等了好久,已经觉得没有希望的时候,就看见刘玉梅出现在牛 圈前,径直就走向里面,虽然不是来喂猪的,但李小柱的心里一阵狂喜,眼睛就 盯向那个缝隙。
 
  刘玉梅是手握着一团纸来的,一进去她就急忙脱下裤子,李小柱一眼就看见 娘的屁股上绑着一根布带,正好系在屁股沟里,他知道这是月经带,女人来月经 的时候才系上,那时候用卫生巾的还不多。
 
  刘玉梅解开月经带,那中间扎着一团纸,上面已经是血迹斑斑,她把纸取下 来,把下体的血擦干净,再又换了一团新的上去,在小柱的眼中,她的动作熟练 而又优美。
 
  这是李小柱第一次看到来月经的样子,他觉得异常的震憾,他喜欢那种鲜红 的血从女人体内流出来,这是一种另类的美。
 
  在刘玉梅离开的时候,他飞快地跑进猪圈,捡起那团沾满鲜血的纸团,他还 清楚地看到上面有两根漆黑弯曲的毛,他明白那是什么,满心欢喜地跑回了自己 的小屋。
 
  那个晚上又下了一场雨,屋檐下,点滴到天明。
 
[ 本帖最后由 皇者邪帝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核计划 金币 +10红心二百 
核计划 贡献 +1红心二百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08-19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