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谁的青春不迷茫 - 送亲阿丽](完)作者:dennisr
[谁的青春不迷茫 - 送亲阿丽](完)作者:dennisr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在线观看AV 亚洲AV电影 丝袜少妇 家庭乱伦 偷拍自拍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36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美好的遇见如同一抹光,能照亮生活。
 
  堂弟结婚,浩浩荡荡的迎亲车队排成一字长龙,等待娘家人上车,宁静的农 家院瞬时间变成了车水马龙般的街口,亲戚朋友,街坊四邻,人群涌动。 
  北方农村的娶亲就是这般热闹,充满温馨,充满亲情,我们俗称过大事,一 人一辈子的大事。
 
  我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在微信群里狂轰乱炸,偶尔看看前方。
 
  忽然看到有人在拉车门,我下意识地打开车锁,一截白皙的小腿,淡绿色的 碎花长裙,大波浪的卷发,一个美女闪进了我的副驾驶。
 
  「美女好,姐姐好…」,话说到一半,我就惊住了。
 
  一束束明媚的阳光,透过车窗,扑散在她白皙的脸上,那是一种令人遐想的 美。
 
  「咯咯……嘴真甜」,她露出笑容,我如沐春风。
 
  阿丽,是我的高中同学,是我曾经仰慕的女生。
 
  书上说每个人的生命里,都会有那么一个人,她既不是你炙热的初恋,也不 是与你度过余生的伴侣,可在你心中的某个角落里,始终有她最真实的存在。 
  阿丽对于我就是这样。
 
  「你不是在云南么」那个瞬间,我紧张得像回到了青葱岁月,那个暗恋的年 代。
 
  「同志,回家也不行么…」
 
  「别叫同志,可不是什么好词儿…」
 
  「咯咯…,新郎是你什么人?」
 
  「我堂弟…」
 
  「新娘叫我小姨,你看着办喽…」
 
  「哦,新娘可没你好看……」
 
  「咯咯…,别打岔…,叫姨…」
 
  「得,小姨好,姨奶奶好…」
 
  「咯咯咯咯…,乖啊…」
 
  「你才是姨奶奶呢,你们全家都是…」她回过神来。
 
  「哈哈哈哈…」我笑得合不拢嘴「变坏了,你这家伙…」阿丽一把拧在我胳 膊上。
 
  由于汽车后座陆续有别人上来,我们就少了很多对话,更多的是眼神一对上, 就相互一笑。
 
  世间女子,你若愿等,她不负你;你若懂她,她必欢颜。
 
  停车之后,我才真正看清楚了这个十多年没见的人,她已由当年青涩的丫头 片子,长成了一个风韵尤物。
 
  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大波浪的披肩发,清纯又不失性感,丰满的胸部和臀 部在长裙的包裹下,曲线动人。
 
  农村的婚礼,最繁琐的就是典礼仪式,不过好在都是长辈们参加,我们也都 闲了下来。
 
  我的家离堂弟家很近,阿丽说想去看看。
 
  「那你先上车,我们开车过去…」
 
  「开车干嘛,就这两步」阿丽瞅着我说「光天化日,孤男寡女…有人看到多 不好,哈哈…」
 
  「龌龊思想,咯咯…」,阿丽又想拧我,被我躲开了。
 
  「借个厕所也不行啊,这里人多不方便」阿丽紧接说。
 
  「姨奶奶,这么着急的事儿,还不快点…」
 
  阿丽白了我一眼,上了车。
 
  「哎,你真行,家里真气派…」
 
  「瞎奋斗呗,谁让当年吹了那么多牛B…」
 
  「注意素质,咯咯…」
 
  「去楼上看看吧,一楼我爸妈住…」
 
  「好,去看看你的猪窝,咯咯…」
 
  「你比我想象的有品位啊…」阿丽接着说。
 
  「那当然,咱这审美…」
 
  ……
 
  「去阁楼看看吧,我做了一个家庭影院,整面墙的投影,还有懒人沙发…」 
  「帮我物色一个你这样的土豪,我就不回云南了」阿丽指着我全套的影院设 备开玩笑说,「这不现成的嘛,您有需要,我得满足啊…」
 
  「啊呸,狗嘴吐不出象牙,咯咯…」
 
  「要想皮肤好,还得是太太口服液…」
 
  「咯咯…」
 
  「要是没去那么远该多好啊,守着家门,守着一群人」阿丽继续感慨。 
  「那让你嫁给村里傻强,整天就是睡觉睡觉,生一堆傻儿子,愿意不?哈哈 哈哈…」
 
  「讨厌…」
 
  阿丽伸手想要打我,我却一把拉住她的手,顺势环住了她的腰。
 
  我们从来没这么近距离过,我能感觉到她微微颤抖的胸脯,她想要挣脱,低 着头,我却抱得更紧。
 
  「别这样…」她声音小得可怜「我一直都不敢,可是你知道我喜欢你…」 
  「那都过去了…」
 
  「可我过不去啊…」
 
  我试图去吻她,她躲开了,我坚持不放手,她挣脱不开,不再抵抗,但也不 配合。
 
  我就那么抱着她,很柔软很温暖,双手在她的背后轻轻摩挲着,后背长长的 拉链被我轻轻一滑,长裙落地了。
 
  「要死啊…」
 
  我用力不让她动。
 
  我看到了雪白如玉的长腿,平坦的小腹,纤纤的细腰,柔软的翘臀,俏丽的 美胸…
 
  「讨厌…」
 
  我的手摸到她的屁股的瞬间,我能感觉她的身体在发烫。她没有太激烈的反 抗,我顺势解开了她的内衣。
 
  「唔┅别这样┅」阿丽娇吁着,略微反抗。
 
  胸罩拿掉的瞬间,两只坚挺、浑圆的奶子弹了出来,两粒深色的乳头犹如两 粒晶莹的樱桃,好像不吃两口就不解渴。
 
  我一边贪婪地吮吸奶头,一边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把她放在沙发上,一个翻 身骑到了她身上。
 
  「爱过我吗?」我问她。
 
  「没有…」我能感受到她重重的呼吸。
 
  「那现在呢?」
 
  「更不爱了…」她扭过头「更…,那就是爱过喽」
 
  「才没有呢…快放开我…」
 
  「那一会儿让你爱上我…」
 
  「不可能…」
 
  我给了她一个长长的热吻,她不配合也不躲。我顺势抬高了她的屁股,拉下 内裤,摸到了柔柔的阴毛、软软的阴阜。
 
  那一刻,她完全暴露在我面前,凹凸有致,雪白如玉!我想把她吃掉! 
  在我的抚摸下,她略微张开了双腿,我一只手轻轻拨分开她的阴唇,来回抚 弄。
 
  「让我爱你吧…」我喘着粗气「不行…啊…」
 
  阿丽话声方落,我那根粗大的鸡巴,已经顶到了她的阴户。
 
  「嗯…嗯…」阿丽娥眉轻皱,身体一抖。
 
  那真是美妙的私处,大鸡巴被包得紧紧的,吸力十足。
 
  我顾不上她的反应,深度抽插。
 
  「啊…啊…你慢点…啊…」阿丽呻吟着。
 
  我回过神来,放慢了节奏,一下深,一下浅,深的时候会觉得龟头顶到了她 的花心,而浅的时候,只有龟头在阴门边上滑动。
 
  随着我的一深一浅,阿丽来了感觉「深一点…」
 
  「到底深还是浅…」
 
  「深……啊…啊…啊…」阿丽的浪叫声渐大我恨不得把整个人都插进去来满 足她,更加卖力,只是她的小穴紧紧的,插进去费力,拔出来也不容易,真是好 女费男啊,把这样的妞娶回家,精尽人亡是迟早的。
 
  「快一点…」
 
  「快点什么」我假装没听见「讨厌,…啊…啊…操我,快一点,…啊…啊…」 阿丽的叫声越大,我越兴奋。
 
  大肉棒齐根没入又整根拔出,「宝贝儿,你好紧…」
 
  「…啊…啊…是你大……啊…啊…」
 
  士为知己者死,况且是如此这般地夸奖「你开始爱我了吗…」
 
  「…啊…啊…不爱…啊…啊…」
 
  「爱不爱?」我更大力度地抽插着「爱…啊…啊…爱…爱…啊…啊…」 
  「宝贝儿,你叫的真好听…」
 
  「…啊…啊…啊…啊…」
 
  阿丽那湿淋淋的小穴拼命地迎合着我,两只雪白的大奶来回晃动,淫荡的叫 声,像一首美妙的曲子。
 
  我把阿丽翻过来,她跪在沙发上,双手扶着靠背,纤细的腰身,雪白的肌肤, 玲珑的曲线,两片雪白的屁股中间,夹着粉嫩的私处,阴毛卷曲,淫水晶莹剔透。 
  我用这种最原始的姿势,一插到底,阿丽雪白的屁股夹着我粗壮的鸡巴,我 们像两只发情的野兽,原始的交配着…
 
  「…啊…啊…啊…啊…」阿丽淫荡地叫着,我一只手搂住腰,另一只手放在 她的嘴边。阿丽配合地吮吸着我的手指,苏苏的,麻麻的,像过电。
 
  也不知道操了多久,阿丽的背上开始渗出汗珠,顺着玉背往下淌,我明显加 快了速度。
 
  「我不行了…我要…啊…啊…」阿丽开始语无伦次我把她翻过来轻轻放平, 开始最后的进攻「现在爱我了吗…」
 
  「爱…啊…啊…爱…啊…啊…爱…」
 
  我能感到她的愉悦,急促的呼吸,娇喘连连。
 
  就在我最后的加速中,阿丽的叫床声突然加大,双手扶着晃动的大奶子,水 蛇般的细腰不停扭动,一双玉腿瑟瑟发抖,我知道她要高潮了。
 
  看着心爱的女人满足的样子,我更加像一头凶猛的野兽,肆无忌惮地耕耘着, 阿丽的淫水如浪潮般的顺着阴门淌了下来。
 
  「啊…啊…啊…啊…」
 
  「射给我…射给我…」
 
  「啊…啊…啊…啊…」
 
  她剧烈地颤抖,我火山迸发,这一刻,永远地镌刻在了我们生命里。
 
  她慵懒地躺那里,眼神迷离,远比之前好看了一万倍,我搂着她,享受着如 丝般顺滑的肌肤,任由鸡巴滑出她的体内。
 
  我们两个静静地,谁也没动,谁也不说话,就好像时间停止了。
 
  我真希望时间就此停下,停留在这美好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的鞭炮声把我们拉回到现实的世界中,典礼结束, 婚宴要开始了。阿丽忙乱地收拾了自己,她还是那么光鲜照人,表情怪怪的,看 不出是喜还是怒。
 
  「我还可以找你吗」
 
  「不可以」
 
  「为什么?」
 
  「我要走了」
 
  「回云南?」
 
  「嗯…」
 
  「那我去云南找你」
 
  「不行」
 
  「为什么?」
 
  「我们错过了」她转向我,那是我牢记一辈子的表情,我有些心疼她。 
  「可以找回来啊」我的声音是那么不自信,有些发抖。
 
  「别破坏我们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一切」她一字一句,我听得真真切切。 
  我知道留不住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好好的…」她凑过来,吻了我的嘴角,转身离开。
 
  「你还会回来吗?」
 
  我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也没得到任何回答。
 
  随后的婚宴我没有参加,一个人躲在阁楼发呆。
 
  就这样,她离开了…
 
  像湛蓝的天空中,偶尔飞过的白色的鸟。
 
  我并没有失去什么,但还是感到了清晰的落寞。
 
  可我知道,很多事情,在最后,怎么说或者说什么,都没有用。
 
  就像歌里唱到的「我相信我们还会再见,我相信我会一直想念…,谁的青春 不迷茫,其实我们都一样…」
 
  我又开始想你了,你淡淡的发香,你倾国倾城的笑,你安静的陪伴…
 
                【完】

    我们不生产AV,我们只是AV得搬运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冲动 莫违法 凑和谐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以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为了您的学业和身心健康请不要沉迷于成人内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7-08-17更新.